企业邮箱

华粤文苑

瑞雪兆丰年
来源:韶关公司 作者:陆向本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8日

漫天的雪花在空中飘舞着,这是入以来的第一场雪。那洁白的花瓣一片片,一朵朵,点缀着树木,洒满了草坪、马路、盖满了屋顶。不一会儿,满眼望去尽是银妆素裹,粉妆玉砌,分外妖娆。偶尔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在小区的马路走过,顿觉的步入了童话世界。

记忆深处的童真岁月,又在眼前浮动,在雪中游戏、奔跑,堆雪人、打雪仗,脸冻得通红,却不知道冷!忽生感慨,冬雪年年下,难寻儿时景!

“爸爸:我们去堆雪人吧!”儿子的叫声打断了我记忆的思绪,让我的思绪重回现实。我回过神一看,儿子已是全副武装,戴着棉帽,穿着羽绒服,一手提着小桶,一手握着小铲。“好吧!”我答应了一声。好不容易下了场大雪,正好可以和家人一同放松放松,于是穿了棉衣和妻儿一同下了楼,来到小区的广场上。“啊!”我都惊呆了,在漫天大雪中,广场已经有许多好事的孩子和家长,打着雪仗,堆着雪人,孩子们欢呼着。天真调皮的小伙伴,小手和小脸冻得通红,却在奔跑着、嘻戏着,不肯丢弃那一久握的雪球。有的顺势把这雪地当成了天然的滑冰场,你推我挤,体味着摔跤的快乐。久违的童心隐隐重现,不禁拾起一块晶莹的冰凌,置于掌心的温热,细细端祥那清亮透明的模样,如千年的琥珀,折射着童年的梦。

雪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修饰着人们浑浊的眼睛和城市的浮躁声。没有人能读懂落雪的心声。雪也许有自己语言,只是我们不懂。我们一家人顿时加入到这热火朝天的队伍里,打着雪仗,堆着雪人。用相机记录着我们的战果,把自己和雪相融,放大成记忆的照片成为永恒。愿人生洁白,心灵像雪一样纯洁

记得小时候生活在小山村,冬天如果遇到下雪天,老人们、长辈们坐在暖暖的热炕上唠着家常,最多的话语就是:“瑞雪兆丰年”,“ 冬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” …… 男人们抽着老旱烟,腾云驾雾,间或也会漫无边际的聊些“国家大事”,时常还会为各自不同的观点争的面红耳齿。女人们则忙着家务,或是准备着年货,或是为家人缝制新衣,或是纳着厚厚的鞋底……孩子们则一伙一伙的到这家院子里,又家院子里,或是疯玩在雪地里堆雪人、打雪仗,脸冻得通红,却浑然不觉。

小时候,冬天,在我的家乡,记忆中下雪天是很常见的事了。有时接二连三的下几场大雪,田地、道路、屋顶被厚厚的积雪覆盖。记得每每这时母亲常常会自言自语“今冬麦盖三层被,来年枕着馒头睡。”“瑞雪兆丰年啊!”并且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在母亲的眼里让自己的孩子、家人吃饱穿暖就是他最幸福的、最快乐的事了!但是如何实现这一愿望,就要寄希望于老天爷了,因为在当时只有好的年景,有好的收成,才能够让自己的孩子、家人吃得饱穿得暖。

的确冬天的大雪给老人、成人和孩子都会带来快乐和喜悦。不同的年龄段,也许寻找着不同的快乐,并且对快乐的诠释也不竟相同。记得小时候,母亲是因为冬雪多,预示着来年有一个好收成、好光景而快乐。而小孩子却有自己的乐趣,堆着雪人,打着雪仗已是家常便饭,不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事了。

在儿时的小山村,雪天后逮麻雀是最令人兴奋事了。接二连三的下雪,使得麻雀无处觅食。当雪停了,在场院中间,扫出一片空地,撒一些秕谷,用竹筛罩起来,并且用一木棍支起竹筛的一边,在木棍上拴上一条结实的细绳,然后将细绳引到屋内,小朋友可以躲在屋子里,悄悄地在窗户上观察场院里的情况,当无处觅食的麻雀钻到竹筛下面的时候,当机立断,拉动细绳,带动木棍、竹筛,这样就将觅食的麻雀罩在竹筛下,如果战绩辉煌的话,一下子可以逮一二十只麻雀,小朋友欢呼雀跃,冲出屋子,通过有经验的家长或者大孩子将竹筛的麻雀一个一个的捉出来,我们就可以好好地美餐一顿。那时候真不知道什么叫环保,记得当时麻雀都是庄稼的四害之一,村里提倡除四害,我们在雪天之后逮逮麻雀也是一件令人兴奋和快乐的事了。因而在我的童年,下雪天是我们孩子们最最盼望的时刻了。

每每回想起这些,不由地令我对自己的童年生活充满了向往,尤其是冬天,小山村如世外桃源一般。尤其是左邻右舍亲如一家人的感觉,谁家有点困难,大家都会齐心协力,有钱的钱,有力的出力,这是多么纯洁和美好的一种情感,如同这冬天的白雪一样,纯洁,晶莹。如今呆在富丽堂皇的楼房内,吃、穿、用,不知比过去要强多少倍,但是为什么还是人心浮躁,欲望无尽呢?

想到这些,我不由地觉得室内有点窒息,推开窗。!广场上孩子们还在兴致勃勃堆着雪人打着雪仗。孩子们在与雪共舞,忘情在雪的世界里,拥抱雪的美丽,与天地之间掬雪吻合,镌刻孩时的欢乐。年后,翻开岁月的篇章,走进孩时的欢乐。就如我今天看到雪花飘,忆起童年趣。

此时,我就像在欣赏一幅名画丹青,一幅大自然浑然天成的雪隽图,孕育瑞雪兆丰年,来年定是好年景